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4

Home2004 September

Sep 19, 2004

Fiona

Article

0

在精神科醫院工作十幾年,眼見近年求診的病人有年輕化及人數急劇上升的趨勢,情況實在令人心酸,更可悲的是具有高學歷的病人所佔的比率也在不斷增加。似乎情緒困擾、失眠、抑鬱、躁狂等精神問題已不只局限於那些少學識、低收入、老弱多病的弱勢社群,就連年輕有為、生活無憂、位高權重的人都變成高危一族。換句話說,生活壓力這問題已滲透到各階層,無一幸免。難怪我們幾乎每日都可從報章上看到因抵受不了種種壓力而輕生的報道,當中更不乏大學畢業生、青年才俊、官商名流……情況簡直慘不忍睹。這亦正好反映香港人現時受精神困擾的問題之嚴重程度及廣泛性,對個人及社會的影響更日見深遠。 可是,有很多人仍認為壓力是文明社會的副產品,是必然現象。他們大都覺得社會愈進步,人的生活節奏愈急促,擔任的角色愈多,承受的壓力就自然增大。正所謂「食得鹹魚抵得渴」,想享有多姿多采、繁華現代的生活模式,便要付出代價。既然專家都認同壓力是無可避免的事實,處理方法亦只好採取逆來順受的態度了。 蠶食健康 影響經濟 話雖如此,大家可曾嘗試仔細地分析壓力的代價有幾多呢?美國工商界大企業便曾經就工作壓力對其機構的影響進行研究,統計員工因壓力誘發的疾病如敏感、潰瘍、高血壓、心臟病等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包括曠職或請病假、工傷賠償、直接醫療開支、巨額醫療保費,甚至生產力及品質下降的評估等。結果顯示壓力的代價對機構盈利的影響是息息相關,而且從財政損失計算更是數以億計,實在驚人! 如果將之推算到社會層面的話,可想而知不適當地處理壓力這問題,後果是很嚴重的。因不單影響個人的健康,更可帶來極沉重的經濟損失,久而久之,民生也受到相當程度的影響。因此,我們不要漠視生活壓力所引申的社會問題,避免悲劇頻生。更不應讓壓力的負面影響繼續擴大,蠶食我們下一代的健康及經濟。 處理得宜 生活動力 壓力本身並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我們能處理得宜,壓力更可以成為我們生活的動力,使我們活得更起勁,亦可幫助我們成長。所以我們應積極面對,注重精神健康,時刻警惕自己要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更要準備多些應付壓力的工具,因為工具愈多,處理壓力時便能夠得心應手,應付自如。記得有一位心理學家曾經作過一個比喻:人就好似一個水杯,容量有限,而壓力就好似水一樣,累積得太多就會滿瀉,如果可以在那隻杯開多幾個洞,水就會流出來,而洞就是提升承受壓力的能力。 總言之,身為機構的負責人,必須多些關注下屬承受工作壓力的能耐,不要只管強加職責,否則有適得其反及事倍功半之患;老闆更應緊記,人力資源才是公司最大的資產,只要多珍惜及善用人才,財源自能滾滾而來。至於個人方面,懂得爭取多些學習處理壓力的方法,防範於未然,樂觀面對生活上的壓力,便是最佳脫離精神「負資產」的良方。 【撰文:鄧秀慧 .職業治療師】

Sep 12, 2004

Fiona

Article

0

早前發生的天水圍倫常慘案,震動整個香港社會,疑犯亦於較早前傷重不治,結果事主一家四口慘遭滅門之禍。上期本會以社工的角度探討這個問題,今期我用另一個角度再作研究。事實上,這十年八載,香港發生的家庭暴力事件愈來愈多,有虐妻、虐兒、虐老等等;其中又以虐妻的行為最普遍,所以近年愈來愈多家庭服務機構致力幫助這群被虐的婦女,但大部分服務只針對事後的問題,對於預防家庭暴力的工作則差強人意。 中國人傳統觀念是:「清官難審家庭事」,「兩公婆床頭打交床尾和」,認為:第一,家庭糾紛原因千絲萬縷,外人很難理解和幫助;第二,兩夫妻嗌交,甚至打交都是家庭小事,其他人無謂理,更加毋須驚官動府。但我覺得在今時今日的香港,這種傳統觀念有徹底檢討的必要。 很多潛藏原因 隨着社會學、心理學和精神病學的進步,很多研究家庭暴力的報告均指出,大部分家庭暴力的行為並非因為一時衝動,而是由於很多潛藏的原因。 最普遍的原因有幾個,第一個是婚姻和感情問題,最常見是婚外情問題。第二個是經濟問題,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幾年香港經濟差,加上賭博問題,更突顯家庭欠債是導致家庭暴力的一個重要誘因。第三個是姻親問題(In-Law Problems),最常見是婆媳不和,早前就有一個男子,因為抵受不了母親和妻子的吵鬧,自己變了夾心人,兩面不討好,一時睇唔開,跳樓身亡。早幾年更有家姑在大年初一斬死媳婦,然後跳樓自殺。 工作十分艱巨 天水圍慘案之後,有關的社工、家庭服務團體、社會福利署和警方均被指對這類事件警覺性不夠,處理有失當之嫌。社會福利署更隨即委任一個三人專責小組,調查此案,近日立法會亦通過議案,要重視處理家庭暴力事件,政府有關部門更考慮立法強制治療施虐者,希望亡羊補牢,避免同類慘劇重演。 有人認為這類家庭暴力問題和新移民家庭難於融入香港社會及他們的經濟問題有直接關係,上期本會社工在這兩方面也表達了看法,但我個人覺得這只不過是其中兩個原因罷。世界各地的研究均指出要了解家庭暴力行為,要從多方面和多角度去看問題,例如個人性格和情緒問題,婚姻及感情問題,姻親問題,經濟問題,居住和鄰里問題,工作和失業問題,社會倫理觀念和法律問題……等等,所以成因可以說是千絲萬縷,十分複雜,要深入探討和了解,再作出相應的預防措施,是一件十分艱巨的工作,希望除了有關小組和部門要努力做工夫之外,其他社會人士及專業團體亦應積極協助和提供意見。

Sep 05, 2004

Fiona

Article

0

近日城中擾擾攘攘之天水圍倫常慘劇,總是有不揪出禍首(警方或社署)向公眾認錯道歉不罷休之勢。但警方或社署卻勢不低頭,誰是誰非,真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道。 心底話,事已至此,相信問責亦無濟於事,所謂「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大家倒不如撇除成見,來一個官民大合作,共建和諧社區更為實際。 今天的慘劇明天還會再重演嗎?相信沒有人可推測到,但社區內存在類似上述倫常慘劇的家庭背景人士卻大有人在。根據入境事務處的統計數字顯示,二○○三年全年持單程通行證之內地來港定居人士共有五萬三千五百零七名,平均每天入境則有一百四十七人。當中有超過半數有適應上之困難,主要是工作上之適應及家庭經濟問題。 融入社區 防止慘劇 言下之意,本港社區目前是大有醞釀或再次爆發家庭慘劇的條件。這是大家都不願再見的事件,單靠警方或社署可以防止慘劇再次發生嗎?相信絕不可能,那麼應如何處之?本人認為發動群眾力量,再加上政府各部門的協助去建立一個和諧共融的社區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今日香港每天都有接近一百五十名內地來港定居人士入境,而他們都是由一個生活節奏相對寧靜而緩慢的環境轉入一個喧鬧而急促的環境,如沒有恰當的導引,相信新來港人士根本就很難適應及融入社區。所謂人生路不熟,如遇事故,更不懂向誰求助。 本人曾與新來港人士交談,尤其婦女,她們總對外出有莫名恐懼,怕被歧視、怕與人溝通(因廣東話發音不正確)、怕被騙等,再加上對社區完全陌生,故此整天便只好留在家裏做家務。待丈夫回來在陪同下才稍敢踏出家門,不用說甚麼社交生活,簡直是完全自我封閉。她們唯一懂得的求助方法便是丈夫的手提及九九九(當日入境時,入境處職員的忠告,有需要便打三條九啦!)丈夫便是親戚朋友的化身、生活的焦點。這樣的「完全倚賴式」生活,「女人最怕嫁錯郎」這句說話便完全活生生地在新來港婦女身上體現。 拆除計時炸彈 此類草根家庭,當遇上香港經濟下滑、失業或社署綜援削減時,便會不堪一擊地產生種種家庭問題,輕則吵鬧終日,重則血刃相見,所謂「柴米夫妻百事哀」。女的求助無門,男的為保大男人尊嚴而自封伸手求助之路,結果是問題叢生。綜觀之,新來港人士大多都活在困局或危機中。 要拆除這類計時炸彈,個人認為只好繼續深化社區教育工作。這包括多提倡對新來港人士的接納,鼓勵鄰里守望及繼續推廣「新來港人士導向計劃」,好讓新來港人士有一個接納共融的社區去創新天,從而多認識社區,那便求助有門了。當然一個接納共融社區的誕生,除了政府牽頭大力推廣外,我等香港永久居民的熱誠參與更是不可或缺的,有謂「遠親不如近鄰」,然而,上述社區教育,即不可一曝十寒,必須持久推行始有效。官民彼此用既往不咎之態度,合力共建和諧共融之社區,才是解決當今倫常慘劇危機的唯一出路。 【撰文:李伯英.註冊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