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4

Home2004 August

Aug 29, 2004

Fiona

Article

0

趙先生(化名)是一位會計師,每年的年結時份,均是工作量的高峰期,有時要不眠不休地連續工作數十小時,以趕及在最後限期前交出會計報告。沉重的工作,不但擾亂趙先生的作息規律,還令他患上失眠。 每天晚上,無論趙先生感到多疲倦,也不能即時入睡,腦海裏不斷想着如何應付白天的工作,平均每晚只能睡兩、三小時,以致日間時常感到疲倦、頭痛和食欲下降,同時工作表現也每況愈下。 倚賴安眠藥 漸漸地,趙先生利用咖啡、奶茶和香煙等,作為日間提神的工具,晚上,趙先生會喝點紅酒幫助入睡。但日子一久,紅酒的作用慢慢慢消失,他惟有向家庭醫生求助,醫生處方了一些安眠藥給他,並叮囑他有需要時才服用。可惜趙先生對安眠藥愈來愈倚賴,而且要不斷增加藥量才能入睡。 趙先生明白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嘗試停止服用安眠樂,但停藥一、兩天後,失眠情況不但更嚴重,還出現手震、心跳及心情焦躁等症狀,最後,惟有再向家庭醫生求助。其實,趙先生的失眠是由焦慮症引起,同時亦受安眠藥斷癮症狀困擾。 失眠的成因 失眠的成因很多,而根據國際性醫學研究顯示︰大約有三成半的失眠症狀是由抑鬱症或焦慮症引起,一成半是由誤用咖啡因、尼古丁、酒精或藥物引致,另外一成半是由身體上的痛症或內科疾病構成,只有不到兩成是找不出原因。 失眠的治療 治療失眠,首先要找出失眠的成因,然後對症下藥,抑鬱症、焦慮症和內科病是時常被忽略的成因。 另外,健康的睡眠習慣也不容忽視: (一)若躺在床上半小時仍未能入睡,應起床活動一下(如聽一些輕音樂),再嘗試睡覺。 (二)避免飲用含咖啡因、尼古丁或酒精飲品。另外,中國茶或奶茶也應避免。 (三)保持舒適的睡眠環境,如枕頭、床褥要軟硬適中,而睡衣以寬鬆較為合適。 (四)睡房的溫度要適中。 (五)寧靜和幽暗環境有助入睡。 (六)睡前一小時要放下一切工作,讓大腦可輕鬆地進入睡眠狀態。 (七)避免晚上吃得太飽,而飲食要定時。 最後,安眠藥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故不應長期服用,否則「上癮」後便不易戒除。 【撰文:曾淑鈞.精神科專科醫生】

Aug 22, 2004

Fiona

Article

0

陳小姐(化名)是一位化妝品推銷員,今年廿五歲,一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平凡簡單,間中會和朋友一起消遣,及與男朋友拍拖旅行。 一年前,陳小姐與男朋友鬧翻了,因此情緒變得暴躁,心情低落。再者,由於上司是一個「工作狂」,而且對下屬要求很高,她感到工作壓力很大,開始出現失眠跡象,每晚在床上輾轉反側,總是擔憂會否丟掉工作,被公司裁員。 最近半年,陳小姐出現一些身體不適:心悸、心跳加速、胸口翳悶、手心冒汗、呼吸急促、肌肉繃緊及疼痛、感到喉嚨有東西噎着等等情況。 日日擔憂 身心不適 此外,她亦經常擔憂每日發生的大小事情,焦慮情緒連綿不斷,坐立不安,不能集中精神工作,感到精神緊張,不能放鬆下來。 陳小姐向家人提及這些情況,整個家庭也感到非常擔心,着她向醫生求診。醫生細心聆聽她的病徵後,提議她做一些身體檢查,包括血液化驗和心電圖測驗。後來,檢查結果顯示她並無患上身體疾病。 醫生懷疑她患上了焦慮症,並且建議轉介精神科醫生,作詳細的診斷。其實,陳小姐的焦慮症成因,是和失戀及工作壓力有着莫大關係。 國際性流行病學研究顯示:在英國,一百個市民之中,有五人於一生中,都有機會患上焦慮症。六成病患者,會同時出現抑鬱症;或在漫長病情段落中,出現明顯的抑鬱併發症。香港的情形亦和外國情況類似。 焦慮症的病徵 (一)情緒方面:焦慮、不能集中精神。 (二)思想方面:大驚小怪,反應過敏,害怕失去自我控制能力。 (三)身體方面:自主系統 (Autonomic Nervous System),如心跳加速、心悸、流汗、身體顫抖、氣促、胸口痛楚、暈眩、麻痺感覺、肌肉疼痛等等。 (四)行為方面:脾氣暴躁、失眠、坐立不安。 焦慮症病因包括: (一)緊張性格。 (二)生活壓力。 焦慮症治療包括: (一)藥物:鎮靜劑、抗抑鬱藥和安眠藥、可控制病徵。 (二)心理治療:包括心理輔導、認知行為治療及鬆弛運動。 【撰文︰李永堅.精神科專科醫生】

Aug 15, 2004

Fiona

Article

0

「壓力」原本是物理學的用詞,用於現代精神科醫學和心理學上,壓力便包括兩個元素,第一個是「壓力來源」,包括在我們生活環境中影響我們的各種心理、生理和社會性的因素,第二個是「受壓反應」,包括在壓力之下我們的生理、心理和精神上反應。簡單說:「壓力來源」是因,而「受壓反應」便是果,而這個因果關係便是我們要明白壓力的基本觀念。 很多人害怕壓力,有些更視之如洪水猛獸,要避之則吉。其實壓力是推動我們進步的原動力;如果沒有壓力,我們便不會提起精神努力工作,例如若無測試考試,學生便不會努力讀書一樣。 當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過大的壓力,不但會使我們的工作效率降低,事倍功半,嚴重的更會令我們的身體和精神出毛病。所以我們要緊記,適當的壓力是我們的朋友,因為它可以提高我們的工作效率,但是過大的壓力就是我們的敵人,要小心提防。 正確面對壓力 每一個人都有不同承受壓力的能耐,這和先天因素,例如遺傳,和後天的培養和歷練有關,但工作表現和壓力程度的關係就人人一樣。這個關係可以用數學圖表說出來(見圖),如果橫軸代表壓力程度,而直軸代表工作表現,我們會發現一個倒轉英文字母U字的圖表,意思是於壓力程度增加的初期,我們的工作表現會和壓力程度成正比例,即是壓力愈大,我們的工作表現和效率就愈好,直至到達U字的頂部。這個時候便是我們在壓力之下,工作表現最好的時候,之後再加大壓力,我們的工作表現便會同壓力程度成反比例,愈大壓力,工作表現就愈差。 明白了上述的道理和現象之後,我們便可以找出面對壓力的正確態度。我認為處理壓力的最高境界是馴壓,即是馴服壓力,就如馴服一匹野馬一樣,要充分利用它的好處,為我們帶來推動力,同時要經常小心留意,避免為其害處所傷。 衣破從小補 要消滅壓力並不是上策,反正人生要面對的種種壓力是消滅不完的,不過我們要有自知之明,在壓力之下,知所進退,在需要的時候作適當的減壓,避免走到U字的另一面,例如學生準備考試時,不要讀書讀到頭昏腦脹,一覺得疲倦或專注力下降,便應該放下書本休息,或出外跑一跑、鬆一鬆,待回復精神後再溫習功課。 最後,我認為面對壓力的另一良方是平時增進我們的精神健康,例如就着個人的不同需要和興趣,多參與有益身心的活動,例如旅行、運動、社交活動等等,讓心情經常保持輕鬆愉快,一旦遇到壓力,受壓反應自然減輕。至於壓力來源,有些是可以盡早解決或要求助,例如接受心理輔導、婚姻輔導等等。倘若心理或精神上的問題較為嚴重,就應及早延醫診治,所謂「衣破從小補,病向淺中醫」! 【撰文︰陳仲謀.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精神科專科醫生】

Aug 08, 2004

Fiona

Article

0

同學飯敘,或同事們在公司茶水房講gossip、放工一起去唱K,話題當然有很多,但若要完全不涉及工作上的壓力,那就很罕見了。 人人都有壓力,而跟隨着「壓力」而來的話題,自然就是「減壓」。減壓其實是我們遇到壓力時的應付形式 (Coping Mechanisms),每個人的應付形式各異,但注意必須用健康的應付形式。如果用了不健康的應付形式,害處隨時比壓力本身更大! 健康應付形式 (Healthy Coping Mechanisms) 健康的應付形式其實很簡單,主要是就着個人的不同需要及興趣,多參與有益身心的活動,如旅行、運動、社交活動等等。 我們做精神科醫生,差不多天天教人減壓,而我們本身當然也有一定的壓力。以我自己為例,每星期都會和一班大學時的舊同學,踢一場足球友誼賽。除了可令身體運動一下,踢波時感覺就像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活,壓力在那段時間內離開了我,無形中增進了精神健康,踢完波便覺得壓力也比較容易應付。 除了藉有益活動減壓,有問題時盡早解決或尋求幫助,也是一種健康的應付形式。誰都不是萬能,所以當發覺自己有壓力應付不來,便可能需求教於專業人員,例如接受心理輔導、婚姻輔導等等,幫助自己減低生活上的壓力。 不健康應付形式 (Unhealthy Or Detrimental Coping Mechanisms) 主要指用短暫的刺激或麻醉,來減低壓力或暫忘壓力,例如吸煙、酗酒、賭博、藥物濫用、召妓等等。但這些不健康的應付壓力形式,可以引起各種不良後果: (一)吸煙——可導致心理上癮 (Psychological Dependence),例如每逢心情緊張便要吸煙,否則便像六神無主似的。其次,吸煙也可引致呼吸系統疾病,例如慢性支氣管發炎,甚至引起肺癌,曾有醫學研究指出吸煙者患肺癌的機會比非吸煙者高二、三百倍!此外吸煙也可增加患心臟病的危險,如最常見的冠心性心臟病。 (二)酗酒 (Alcoholism)——可引致很多嚴重的疾病及問題,例如肝硬化、胃炎、腸胃出血、貧血、心肌性心臟病、神經系統及一些腦科疾患等等。在精神病方面亦可導致失憶症、腦部退化及其他很多的精神疾患。還有就是酗酒必然會帶來工作、經濟、家庭及婚姻的種種困難等。 (三)賭博——近年不少人以減壓為藉口參加賭博。不論賭馬、賭波,都是很刺激,若賭注完全在自己可應付的範圍內,問題當然不大;但很多人愈賭愈大,最終弄至周身債,留意一下報章上賭仔欠債自殺的新聞便知「以賭減壓」的害處。 (四)藥物濫用 (Drug Abuse)——可導致藥物上癮 (Drug Dependence) 及很多身體上、精神上及社會上的問題。 (五)召妓或性濫交——可引致各種性病,最嚴重及危險自然是仍未有藥可治的愛滋病 (AIDS),並會破壞婚姻及家庭。 所以,遇到生活上的壓力,應運用健康的形式去應付,如發覺自己或親友利用不健康的形式去應付壓力,便應盡早找尋輔導或延醫診治。 【撰文︰陳仲謀.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