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人

Jul 04, 2004

Fiona

Essay

0

在醫學上,變性人是橫跨兩個專科的;外科和精神科。我要說的這個變性病例的主角是佩佩,是一位整形外科醫生介紹來看我的,當時他(她)只得十九歲。他是一個想變做女性的男性,每次到診所來,都是穿女性的衣服,假若他不開口說話,一定會以為他是一個身材很好的女孩子,高高瘦瘦,樣貌也很端正。

佩佩自幼已不喜歡做男孩子,喜歡穿媽媽和姐姐的衣服、鞋襪,也學她們化妝。入學讀書後,常被同學取笑他「乸型」,娘娘腔。直到十四、五歲,他更加穿起女裝,打扮成女兒身上街,起初家人大力反對,不明他為何要改變自然定律,由男人扮作女人。

但佩佩堅持喜歡做女性,一直過了幾年,情況都是這樣。中學畢業以後,他更做很多只有女性才做的事情,例如到百貨公司賣化妝品。可是每次要上洗手間,他便感到難為情了,因為不能去女廁,去男廁又覺得不是自己的地方。

佩佩也曾到過婦科醫生的診所,注射賀爾蒙針,使自己的胸部脹大一些,臀部脂肪多一些,有女性的曲線,皮膚也較似女性。但問題是他始終有男性的性器官,令他覺得很不方面。於是,他到整形外科醫生處,要求做變性手術,將他的男性器官切除,再造一條假的女性陰道。

為什麼做變性手術又要看精神科醫生呢﹖其實是這種手術的原則之一。

變性手術是一項很重要的手術,做完後大部分都不能走回頭,尤其是男性變女性。醫學原則認為這手術應為思想成熟、有決斷能力和沒有精神病傾向的人而做。如果精神有問題,受幻覺影響以致想變性,是不適宜做這種手術的,因此做之前必須經過精神科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的長時間評估,碓保適合。

一個人為何會想變性呢﹖這現象稱為「性別角色混淆」(Gender Role Disturbance),但未必是違反自然。一般認為是在身體開始成長時,性別的遺傳錯誤地生長在另一個性別的身體上,於是長大後產生性別的抗拒。大部分這類病人都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在中國人社會裏,更有許多父母不能接受,病人往往因此而長期緊張,造成焦慮、憂鬱或其他精神病。

佩佩十九歲時就來找我,我回了一封信給那位整形科醫生,說明他基本上並沒有嚴重的精神問題,但由於還很年輕,應該給予他多些時間考慮,最好遲一、兩年再決定。而我亦向佩佩解釋得很清楚,希望他長大些,思想成熟,才決定是否接受這種大手術,因為做了之後大多不能還原的,若他將來仍決定做的話,再來找我。

光陰似箭,很快便過了差不多三年。有一日,一個電了髮化了妝的女孩子來找我,「她」就是佩佩,相信只看外表誰也不知道「她」是男兒身。

這時候,佩佩已經二十一歲了。這幾年間他都生活在女性的世界裏,生活得很開心,上洗手間也會去女廁,遺憾是還有男性的性器官,令他感覺是一個負累,他很希望拋棄它,改為擁有一個假的女性性器官,全心全意投入女性生活之中。

看見他的意向比幾年前更堅定,我便正式開始替他做醫學上的評估。做法是要求他每月到診所一次,前後需要半年至一年時間,看看他的想法有沒有改變,精神有沒有改變,精神有沒有問題等。若各方面都健全,我便會寫一個精神科報告給整形外科醫生,證明佩佩適合做變性手術。

在評估期間,佩佩來了大約十次,每次我都告訴他一些本港或外國的變性後事例,包括好處和壞處,讓他可以作參考。其中較側重向他提供一些反面教材,令他清楚明白做變性手術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雖然手術後是女兒身,但沒有子宮和卵巢,不可能有下一代;而且做了女性之後,生活也未必如想像中開心,不少人做了手術又心生後悔,甚至有憂鬱症,性冷感。即使結婚,因為不能生育,與丈夫之間又會產生很多問題。

不過,這些都沒有動搖佩佩的決心,他到了評估後期仍是那麼堅定,全無猶疑,終於我便為他寫了一個精神評估的報告,交給那位整形外科醫生。而且我也見過佩佩的家人,他們最後也不反對他做這個手術,因為他們也覺得兒子所受的壓力很大。他算是很幸運,家人和朋友都支持他。

佩佩現在的生活怎樣﹖我並不清楚。因為做了變性手術後,我也再沒有見過她了。但我相信最重要的還是她整個做人的信念,而不是執著於男兒身或女兒身。

啟示:以往人們認為變性人,同性戀者都是心理變態,或是精神病患者,但現代精神科醫學界和大部分先進國家的法律界都認為,變性或同性戀的行為純屬個人的喜好和選擇,只要不影響別人和社會,大家實不應歧視他們,反而應該幫助他們減少生活和精神上不必要的壓力,使他們和其他人一樣的生活。

Post by Fion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