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4

Home2004 July

Jul 25, 2004

Fiona

Article

0

鍾小姐(化名)是一位文員,她最近出現脫髮現象,年僅廿二歲的她,每朝起床,發現枕頭上留下很多「煩惱絲」。 最初,她不以為意,嘗試更換洗頭水和護髮素,來保養頭髮。可是,情況持續下去,並無改善跡象,某朝醒來,她突然發現,有一大片頭皮完全沒有頭髮,嚇得整個人差點昏倒下去。 鍾小姐急忙看皮膚科醫生,醫生診斷是「斑禿」病症,並且處方一些藥膏,塗於患處。可是,經過一段療程後,情況仍然沒有改善。她亦找過中醫師求助,服了數劑中藥後,情況依舊。 鍾小姐愈來愈焦急,情緒變得低落,食慾下降,失眠,暗自流淚,失去自信心,感到自卑,不能集中精神工作,而脫髮的情況亦愈來愈嚴重。 輾轉下來,鍾小姐向她的家庭醫生求助,經過一些血液和身體檢查後,結果顯示她並無患上身體疾病。醫生懷疑她患上抑鬱症,並且建議轉介精神科醫生,作詳細的診斷。其實,鍾小姐的抑鬱症成因,是和斑禿有着主要關係。 根據國際性醫學研究顯示:每人一生中有百分之十五機會患上抑鬱症,而在社群中,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人會出現抑鬱症病徵,男女發病比例是一比二。嚴重的患者,有一成半機會自殺死亡。因此,患者應及早求醫,藉此早沾勿藥,以減少後遺症的產生。 抑鬱症徵兆︰ (一)情緒方面:抑鬱情緒,每日如是,維持最少兩個星期; (二)思想方面:悲觀、絕望、無助、自卑、自殺念頭; (三)身體方面:失眠、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經期失調; (四)行為方面:暴躁、遲緩。 抑鬱症的病因: (一)遺傳方面:家族有人染上此病,自己患病機會也增加; (二)性格方面:情緒容易波動、緊張、凡事執着; (三)環境方面:家庭突變、工作壓力、錢債問題; (四)生理因素:賀爾蒙或血清素失調,令情緒波動。 抑鬱症的治療: (一)藥物︰抗抑鬱藥、鎮靜劑、需要時服安眠藥,可控制病徵。 (二)心理輔導和認知治療:透過心靈慰藉,改變負面思想,可以幫助患者,脫離抑鬱的深淵和惡性循環。 【撰文︰李永堅.精神科專科醫生】

Jul 18, 2004

Fiona

Article

0

壓力與疾病 今天,假如你在街上碰見一個舊朋友,有一句「問候語」差不多肯定少不了︰「你份工壓力大唔大?」 答案也很易猜到,因為我們身邊最多人從事的職業︰教師、銀行職員、警察、護士、保險……基本上沒有哪一行的人不是經常申訴「壓力大」的。 但不論如何申訴,壓力究竟會引起你身體有甚麼病痛,你答得上來嗎? 「失眠、神經衰弱……」 互相因果循環 都答對了。可是,壓力能引起的病絕不止這些。事實上,壓力與很多身體及精神上的疾病,有着一個互相因果循環的關係。例如有些疾病,叫「心因性身體疾患」(簡稱「身心病」Psychosomatic Disorder),就是因為心理或精神上的因素而起的身體器官疾病。最常見的有胃潰瘍、哮喘、心因性皮膚炎、風疹塊、心因性痛症等,當然也包括失眠。 過量的壓力,亦可引致各種精神疾病,例如各種精神官能症(俗稱神經衰弱)、情緒病,以至精神分裂病等等。 下圖是一個簡單的圖解,可幫助我們了解壓力是甚麼。從圖中可看到,壓力不是一件獨立的「東西」;但凡我們談到壓力,其實已包括了壓力來源 (Stressors) 和受壓反應 (Stress Reaction)。 身心社會因素 壓力來源包括在我們生活環境中,影響我們很多生理上、心理上及社會性的因素︰ (一)生理因素——例如工作過勞、體力透支、疾病等等。 (二)心理因素——可以令我們憂慮、緊張、恐懼、患得患失等等的事情或環境,例如轉換新的工作環境、考試、失業、失戀……等等。 (三)社會性因素——例如社會動亂、種族歧視等等。二○○一年的「九一一」襲擊,以及去年的沙士災難,就是造成很多香港人壓力大增的社會因素。 至於受壓反應,包括自主神經系統的生理反應(例如血壓增高、心跳加速等)、內分泌系統的反應(例如賀爾蒙分泌失調,女性會出現月經失調現象),及心理或精神上的反應(例如焦慮、緊張、憂鬱等等)。 某一種或多種的壓力來源,令我們出現一種或多種的受壓反應,便是我們所謂的「壓力」了。 【撰文︰陳仲謀.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精神科專科醫生】

Jul 11, 2004

Fiona

Article

0

預防勝於治療 最近有學者發表研究報告,指本港約有十一萬人患有焦慮症,較早前亦有指本港平均五個人之中,便有一個有情緒問題。 香港人患上精神問題的數目愈來愈多,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每年到醫管局精神科門診求醫的人,亦有增無減。世界衞生組織已經在二○○○年初提出警告,指抑鬱病在世界各地愈趨普遍,並預測到二○二○年,抑鬱病將緊隨心血管病,成為人類的第二號殺手。 遺傳與環境因素 其實情緒問題,包括抑鬱症和焦慮症,是精神科最常見的疾患,大部分屬輕性精神病,俗稱「神經衰弱」。有研究指出這類精神問題受環境因素影響較大,和重性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受遺傳因素影響較大有所不同。 香港自從九七年金融風暴之後,陸續出現了很多影響港人情緒的事件,例如失業率增加,負資產,去年更發生 SARS 瘟疫和似乎沒完沒了的政治爭抝,再加上原本存在的問題,例如家庭問題,感情和婚姻問題,學生學業和考試問題,中年人就業和轉職問題,長者健康和生活問題等等……等等,在在增加我們心理上的壓力,影響大家的情緒。我認為這些環境因素是導致精神問題增加的重要原因。 中國人常說︰「預防勝於治療」,西方醫學在對付疾病亦有三個策略︰第一是預防,第二是治療,第三是復康。大家亦同意預防是對付疾病最有效益的方法,因為它除了可以免除人們患病時的痛苦,還可以將因疾病帶來各方面的經濟損失消除。故此面對目前日益普遍的精神和情緒問題,除了要加強現有的治療及復康工作之外,我們更應該設法做好預防的工作。 增強精神健康 在預防精神問題上有兩個大方向,第一個是針對影響我們情緒的外在因素,例如早前提到大家現時在香港面對的種種問題,設法減少它們對我們做成的精神衝擊,當然最理想是把這些問題一一消滅。 可是,這是談何容易呢!所以我認為大家反而應該集中注意力在第二個方向上,就是增強我們的精神健康。正如你平日經常運動,注意飲食,不吸煙等,患上心血管病的機會就大大減少一樣;如果平日經常保持心情開朗,看事物用正面和積極的態度,和親友溝通無間,一旦遇到心理或精神上的衝擊,抗病力也比人高,這也是我們創立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的信念,一方面提醒大家注意精神健康,另一方面設計和舉辦不同形式的活動促進港人的精神健康。 今次本會跟《快週刊》合作,刊登專欄《醒神集》,就是根據我們的理念,在促進大家精神健康的實際工作上踏出的新一步! 【撰文︰陳仲謀.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精神科專科醫生】

Jul 04, 2004

Fiona

Essay

0

在醫學上,變性人是橫跨兩個專科的;外科和精神科。我要說的這個變性病例的主角是佩佩,是一位整形外科醫生介紹來看我的,當時他(她)只得十九歲。他是一個想變做女性的男性,每次到診所來,都是穿女性的衣服,假若他不開口說話,一定會以為他是一個身材很好的女孩子,高高瘦瘦,樣貌也很端正。 佩佩自幼已不喜歡做男孩子,喜歡穿媽媽和姐姐的衣服、鞋襪,也學她們化妝。入學讀書後,常被同學取笑他「乸型」,娘娘腔。直到十四、五歲,他更加穿起女裝,打扮成女兒身上街,起初家人大力反對,不明他為何要改變自然定律,由男人扮作女人。 但佩佩堅持喜歡做女性,一直過了幾年,情況都是這樣。中學畢業以後,他更做很多只有女性才做的事情,例如到百貨公司賣化妝品。可是每次要上洗手間,他便感到難為情了,因為不能去女廁,去男廁又覺得不是自己的地方。 佩佩也曾到過婦科醫生的診所,注射賀爾蒙針,使自己的胸部脹大一些,臀部脂肪多一些,有女性的曲線,皮膚也較似女性。但問題是他始終有男性的性器官,令他覺得很不方面。於是,他到整形外科醫生處,要求做變性手術,將他的男性器官切除,再造一條假的女性陰道。 為什麼做變性手術又要看精神科醫生呢﹖其實是這種手術的原則之一。 變性手術是一項很重要的手術,做完後大部分都不能走回頭,尤其是男性變女性。醫學原則認為這手術應為思想成熟、有決斷能力和沒有精神病傾向的人而做。如果精神有問題,受幻覺影響以致想變性,是不適宜做這種手術的,因此做之前必須經過精神科醫生或臨床心理學家的長時間評估,碓保適合。 一個人為何會想變性呢﹖這現象稱為「性別角色混淆」(Gender Role Disturbance),但未必是違反自然。一般認為是在身體開始成長時,性別的遺傳錯誤地生長在另一個性別的身體上,於是長大後產生性別的抗拒。大部分這類病人都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在中國人社會裏,更有許多父母不能接受,病人往往因此而長期緊張,造成焦慮、憂鬱或其他精神病。 佩佩十九歲時就來找我,我回了一封信給那位整形科醫生,說明他基本上並沒有嚴重的精神問題,但由於還很年輕,應該給予他多些時間考慮,最好遲一、兩年再決定。而我亦向佩佩解釋得很清楚,希望他長大些,思想成熟,才決定是否接受這種大手術,因為做了之後大多不能還原的,若他將來仍決定做的話,再來找我。 光陰似箭,很快便過了差不多三年。有一日,一個電了髮化了妝的女孩子來找我,「她」就是佩佩,相信只看外表誰也不知道「她」是男兒身。 這時候,佩佩已經二十一歲了。這幾年間他都生活在女性的世界裏,生活得很開心,上洗手間也會去女廁,遺憾是還有男性的性器官,令他感覺是一個負累,他很希望拋棄它,改為擁有一個假的女性性器官,全心全意投入女性生活之中。 看見他的意向比幾年前更堅定,我便正式開始替他做醫學上的評估。做法是要求他每月到診所一次,前後需要半年至一年時間,看看他的想法有沒有改變,精神有沒有改變,精神有沒有問題等。若各方面都健全,我便會寫一個精神科報告給整形外科醫生,證明佩佩適合做變性手術。 在評估期間,佩佩來了大約十次,每次我都告訴他一些本港或外國的變性後事例,包括好處和壞處,讓他可以作參考。其中較側重向他提供一些反面教材,令他清楚明白做變性手術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雖然手術後是女兒身,但沒有子宮和卵巢,不可能有下一代;而且做了女性之後,生活也未必如想像中開心,不少人做了手術又心生後悔,甚至有憂鬱症,性冷感。即使結婚,因為不能生育,與丈夫之間又會產生很多問題。 不過,這些都沒有動搖佩佩的決心,他到了評估後期仍是那麼堅定,全無猶疑,終於我便為他寫了一個精神評估的報告,交給那位整形外科醫生。而且我也見過佩佩的家人,他們最後也不反對他做這個手術,因為他們也覺得兒子所受的壓力很大。他算是很幸運,家人和朋友都支持他。 佩佩現在的生活怎樣﹖我並不清楚。因為做了變性手術後,我也再沒有見過她了。但我相信最重要的還是她整個做人的信念,而不是執著於男兒身或女兒身。 啟示:以往人們認為變性人,同性戀者都是心理變態,或是精神病患者,但現代精神科醫學界和大部分先進國家的法律界都認為,變性或同性戀的行為純屬個人的喜好和選擇,只要不影響別人和社會,大家實不應歧視他們,反而應該幫助他們減少生活和精神上不必要的壓力,使他們和其他人一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