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體狂

Jun 27, 2004

Fiona

Essay

0

有些人移民後陸續回歸香港,另一方面又有人陸續辦理移居外國的手續,而移民前很重要的一項工作是申請「良民證」。

有一天,我在宴會場合碰見一個律師,他突然在我面前提起阿雋,並且說正替他辦理移民報告。阿雋在我的病人中,也算是印象深刻的一個了。

他正是由眼前這位律師介紹給我的,因為他犯了官非,希望我了解實情後,可以在法庭上給予一些專業的意見。

阿雋被控以「在公眾場所露體」(Indecent Exposure)。事發當日的早上,他上班時心情很壞,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太大,而且他的妹妹婚姻狀況出現了問題,要辦理離婚,也影響了他的心情。當時他是乘地鐵上班的,自然人多擠迫,而他又碰巧被幾個女乘客夾在中間,於是突如其來的,他竟然覺得自己有性衝動,並且不能自制地,就在那裏用手進行自慰的動作。他當然知道這樣做很有問題,因此已經用公事包盡量遮掩,而他並沒有想騷擾其他女乘客的動機,他的自慰亦沒有高潮和射精。不過終於還是被一個女乘客看見了,立刻尖叫起來,其他乘客馬上把阿雋抓住,到站後把他送到警署,落案控告。

這種情況下,若想要幫助阿雋,首先就必須了解他的背景。

他是在香港出世的,自幼身體上並沒有什麼大病,但他生長在一個很大的家庭,母親是父親的第二任太太。他有很多兄弟姊妹,不下十個八個,然而在他小時候開始,父親卻又大部分時間與第一任太太一同居住,所以幼年的阿雋和父親並沒有太多的接觸。他父親在六十九歲時,拋下自己一手造成的這種畸型家庭狀況去世了。

阿雋的家人都沒有精神病記錄。中學畢業後,他進入工業學院就讀工程科目,出來工作後仍繼續讀夜校,成績亦相當好,事發時他已經是一家公司的工程部主管。

在性方面,他一直都如普通人一樣發展,沒有問題或性偏差。其實事發時他已經結婚,太太是中學時期的同學,婚姻生活也很理想。據太太形容,他是一個勤奮、有責任心的人,亦能與人融洽相處;有很多同事、朋友都對他很好。

這樣一個人居然會做出那樣的行為,表面看來似乎匪夷所思,但實際上阿雋的性格也有缺點,就是對自己的情緒常常加以遏止,遇有不開心的事,每每獨力承受,很少讓太太分擔他情緒上的問題。

雖然阿雋的健康一向很好,但五、六年前他曾經看過精神科醫生。原因是當年失戀,大受打擊,更試過在街上非禮女途人,上過法庭且留有案底。那次之後他看了幾次醫生,後來因為經濟上的困難沒有再去了。他對那次事件的表白,是因當時情緒很差,所以才有此行徑,事後也相當後悔。

若以一個病人來看阿雋,他上一次犯非禮罪和這次事件相隔有五、六年,精神方面沒有什麼錯亂,其間情緒常常低落,但記事、思考事情等都沒有問題。他這時已知道需要去解決,否則對自己和家人都有影響。他希望接受適當的治療。

我替他進行了身體檢查,腦電波一切正常,驗證也沒有發現男性賀爾蒙過多。最後的斷症,他是「露體狂」(Exhibitionism),或稱為「露陰慾」,即是當時心情不好,情緒出現偏差,就會做出展露自己下體的行為。

斷症之後,我的責任是做一份精神科報告,好作為法官判案時的參考。

在客觀立場來看,阿雋以前雖然有過非禮的行為,但事隔五年都沒有再犯;發生這次露體事件則是因為他當時情緒欠佳,加上受妹妹的婚姻問題困擾,以致很不安,精神、行為上才會出錯。過往他在家庭和工作兩方面都十分稱職,婚姻生活美滿,太太知道他曾犯非禮罪,但沒有怪責他;他自己現時則已經相當後悔,希望能獲得徹底的治療。事實上,由被落案到上庭受審,他都沒有再出現過行為的問題,如果可以接受適當的精神科治療,前景應該是很樂觀的。

但反過來說,由於他已有非禮的前科,若這次再被判有罪的話。差不多肯定要坐牢,對他的事業、婚姻、心理都會做成沉重的打擊,對日後的康復有害無益。於是,我在法庭提交的報告中,建議讓他緩刑,以便進行治療,總好過令他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其實類似的案件有很多。病人因為情緒影響至做出錯誤行為,也不一定是非禮或露體,有些是店舖盜竊之類,但本身卻並非有計劃地知法犯法,亦沒有性暴力傾向,在法律上當然有罪,但如果判他們坐牢,對他們並沒有好處。至於輕判他們又是否公道﹖當然值得商榷,但在精神科醫生的立場,通常都希望能藉著治療改善他們的問題,避免日後重蹈覆轍。

對於這類病人,一份精神科報告是很重要的,法官可以從報告中知道他們的背景,以及犯法的原因,作出最適當的判決。當然,若有人藉著不正確的精神科報告來洗脫罪名,又或假裝有精神病來瞞騙醫生,那是法律所不容許的。

阿雋的案件結果怎樣呢﹖法官最後採納了報告中的意見,同意他是因情緒不穩以致做出違法的行為,而非有動機地騷擾女性,因此判他無罪。案件完畢後,阿雋亦很有恆心,定時覆診,當他緊張時,我便開始給他一些輕量的鎮靜劑。前後大約治療了兩年,情況很穩定,工作和生活都有所改變,但後期已經不需要再覆診了。

後來有一天我去醫院巡房時,意外地又看見阿雋,原來他是和太太到醫院,準備生BB,他既緊張又歡喜。回想起來,若不是他臨崖勒馬,勇於接受治療,可能終有一天會再有不正常行為而被判入獄。那時候,婚姻、前途甚至一生都可能會盡毀,更遑論一家三口搞移民了。可見浪子回頭金不換,失足未必成千古恨的。

Post by Fion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