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精神分裂症

Jun 06, 2004

Fiona

Essay

0

有一天,和一班醫生老友吃飯,閒談間,其中一個老友問我:「你做了精神科咁耐,最具挑戰性的是什麼呢﹖是不是都像電視的劇情般,打一針病人就會靜下來,好像沒有事發生﹖」

我當時答︰「當然不是啦!電視劇那種多是急性的精神崩潰,病人行為很亂,又會有很多幻覺,但基本上只要是接受過正統訓練的精神科醫生,都很容易處理。最難醫的精神病反而是平時發覺不到的。」

什麼叫發覺不到的精神病呢﹖或者該說是不易察覺到的精神病較為正確,在臨床工作上,也就是指「慢性精神分裂病」 。

十多年前,初入行時到青山精神病院工作,看見很多病人都是「戇居居」,不大活動的,例如有些整天坐在地上,有些又整天將煙斗放在口中望向天空,等到用膳時間有人來叫,才到飯堂進食,如果沒有人來提醒他們食飯,我相信他們未必知道要吃飯。

看見這些病人個個衣衫不整,覺得他們很可憐,對自己也完全無法照顧。院內的醫生都說,他們的病不會有多大轉機。後來過了幾年,我和同事們漸漸也覺得,他們這類慢性精神分裂病,真的很難醫治,連病情轉好的機會也會極微。

在理論上,這種病可分為兩組症狀,陽性和陰性的。陽性症狀在急性發病時,會有很多幻覺,和被迫害的妄想,好像有很多人要害他,會對他造成傷害等,因而引起驚慌、緊張和行為上的偏差。這組症狀,通常用藥物可以控制;但陰性症狀則沒有那麼簡單。這組症狀通常都不易察覺,漸漸侵蝕人的性格和生存的本領,包括性格萎謝,喪失了做事的興趣,喜歡睡覺,身體不願活動,連話也懶得多說一句,外表當然更是不修邊幅了。我們平日在街上看見的流浪漢,有一部分都是患有後期慢性精神分裂病。他們對藥物治療也多無明顯反應,效果欠佳。但難道就這樣由得他們全不理會嗎﹖當然也不可以。

偉強今年二十六歲,在新界長大,十二、三歲的時候精神已出現問題,並且中途退學,因為同齡的同學常常欺負他。退學後他又常把自己困在家中,家人以為他撞邪,曾經召來法師到家中驅邪,但自然沒有好轉。

每到晚上,偉強便會外出到處逛,日間則不願到外面去。十多年來,全沒有進修或工作訓練。因為長期如是,體重先升到二百多磅。

某天,一位地產界的朋友向我提及偉強的個案,我覺得他很可能是患了慢性精神分裂病,和他的家人商量後,便讓他進入醫院治療。這時偉強由於長期受到陰性症狀侵蝕,人顯得無精打采,頭髮和鬍子都很長,全身非常骯髒,家人說他經常十多天都不洗澡,晚晚三更半夜外出,也不知他搞什麼鬼,總之到早上便回家蒙頭大睡。又試過有幾次,他夜半亂遊時被警察抓住了,要家人到警署解釋。

他這種病,很明顯是慢性精神分裂病,症狀在十多年前已出現,但因為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慢慢的演變成精神萎謝,要處理這種病,是相當困難的,首先必須家人接受他有這種病的事實,讓他接受精神科治療,包括用打針和口服藥物幫助他減低幻覺。但因他已過了十幾年渾渾噩噩的日子,要再投入這個社會工作或讀書,可以說是難上加難了。

經過很多次的解釋,偉強和家人都明白了復康–亦即重投社會–對他的重要,他一直打針吃藥,過了整整一年,陽性的症狀已受到控制,但陰性的症狀進展卻很少。家人也希望他能投入社會工作,但他本身卻不願面對外間的人和社會。不過,他這個病始終需要積極的復康,因此我安排他進入了中途宿舍,展開長期而積極的復康計劃,例如職業輔導和心理輔導,都是一些小組治療的形式,有多位病人一起治療,希望藉此建立他們對人與人之間的自信心,並且學習一技之長,慢慢地回到這個社會。

這種治療當然是一條很長的路,但若果這條路也不走的話,這類病人都會像路旁的乞丐,要睡在天橋底,又或永遠留在醫院中。其實以偉強的情況,如今比起一年前已經有進步了。

一般人談到精神病人都會害怕,但慢性精神分裂病的患者可能更怕人,慧儀便是另一個例子。

慧儀的家庭背景很好,家人是經商的,她也考進了一家著名的女子中學,但很可惜,在中一便出現了精神病的症狀。

那是有一天,她放學回家後說同班同學欺負她,便不肯再上學,無論家人和老師怎樣勸她,她仍堅持不肯,並且口口聲聲說有人想害她。起初家人還沒有察覺事件的嚴重性,到後來,慧儀非但整天不外出,還有了被迫害的妄想,和其他的幻覺。這期間她又不肯去看醫生,不經不覺過了十多年,和偉強的遭遇非常相似。

慧儀已經二十三歲了,有一次她爸爸和朋友閒談間,朋友覺得她需要醫治,便輾轉帶她的爸爸來找我,講述了她過去十多年的情況。但慧儀無論如何不肯來診所,我只好到她的家中見面。和偉強的例子一樣,我發覺她很肥胖,有二百磅,見到我時很害羞,低著頭不敢望我,也不敢回答我的問題。如是者,我到了她家好幾次,但她都感覺不到自己有問題。

明顯地,她也是患了慢性精神分裂病,而且一定要著手治療。為了達到目的,我和她家人捏造了一個消息,說她媽媽得了一個病,要她陪媽媽到醫院去。到了醫院後,便始了對她的治療,同樣是口服藥物和打針,消除她的幻覺。

到了可以出院的日子,但不能讓她回家,因為只要回到家裏,她便會不能自制地睡覺和吃東西,不會去面對社會,治療也就前功盡廢了。她必須入住中途宿舍,接受復康治療。

可是,費了許多唇舌,慧儀都不肯住進宿舍中去,最後沒有別的選擇,只好替她注射鎮靜劑,在昏睡中送她入去。最初的一星期,她情緒很不好,常常「扭計」,幸好社工和護士都關心她和開解她,終於令她安靜下來,展開復康計劃。

轉眼她在中途宿舍兩年了,進度也算不錯,間中也會讓她回家住幾天,她也會自動自覺的返回宿舍,而且很積極地學習打字、簿記等,體重也由二百磅減至一百三十多磅,雖然尚未能重投社會,但已算非常成功。

啟示 ︰慢性精神分裂的病人並非每個都能成功,先決條件是要得到社會、家人和醫生的照顧,再加以無比的耐心,通過藥物治療、心理輔導和社交治療,帶他們慢慢走上痊癒的路。現時社會上很多中途宿舍、庇護工場、日間康復中心等,都可以幫助他們。說到底,人是一種生物,要經過訓練才可將精神病的影響減至最低。

另一方面,當發覺家人有精神問題時,應該立即找醫生檢查和治理。這種病除了需要耐心,盡早開治療的幫助也是很大的。

Post by Fion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