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4

Home2004 May

May 30, 2004

Fiona

Essay

0

我們常用「歇斯底里」來形容別人,尤其是女人失控地尖聲大叫,但實際上,「歇斯底里」(Hysteria) 這種精神病卻神秘得很。醫學界對它固然有多種不同詮釋,有人甚至懷疑它是否真的存在。至於它如何神秘,從梁太的病例便可見一斑。 梁太太是一位三十歲的已婚婦人,與丈夫及兩個子女同住。一天她因為右手突然癱瘓,進了醫院檢查和治療,但經過了一星期的詳細檢查,內科和神經科的醫生都未能找出她癱瘓的原因。這種情況是十分少見的,而其他檢驗報告顯示梁太身體正常,於是找來精神科醫生給予意見。 梁太的婚姻並不如意,她的丈夫嫖、賭、飲、吹、無所不好,工作卻不穩定,所以家庭經濟拮据,靠他的收入連三歲的兒子和一歲的女兒也難得溫飽,所以梁太經常要兼職幫補家計。 半年前起,梁先生變本加厲,有時在外頭打通宵麻將,乾脆不回家睡覺。梁太傷心之餘,亦甚為憤恨,曾經向鄰人表示,終有一天要把丈夫斬死。 就在那天,梁先生又再大醉而回,梁太怒火難以抑制,但不旋踵,便發覺右手開始麻痺,終於完全癱瘓,不能動彈,於是立即到醫院急症室求診。這便是她入院經過。 當我在病房會見梁太時,她神色自若,似乎不太憂慮右手的癱瘓。進行精神狀況檢查時,她也沒有焦慮或抑鬱的症狀,只是仍然怨恨丈夫,說他「不生性,無得救!」 她沒有妄想和幻覺,認知功能也沒有問題。 那麼,她右手的癱瘓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初步估計她患的可能是歇斯底里的轉化症(Hysterical Conversion)。根據精神分析學理論來分析,梁太因為怨恨丈夫的行為,真的有把他斬死的衝動。然而這個衝動或念頭,卻使她產生了極大的恐懼情緒,故此她的潛意識隨即用心理自衛機制中的轉化作用,使她的右手癱瘓(她一向慣用右手)。她因此無法拿起刀來傷害丈夫,自然無須再恐懼,這便是所謂「基本心理利益」(Primary Gain)。 而據病房的工作人員報告,梁先生自從太太入院後,每天都有來醫院探望她,其餘時間除了工作外,則大多留在家中照顧子女,他希望太太早日康復回家,甚至答應戒除不良嗜好。對梁太來說,這實在是夢寐以求的,在精神分析上這便是由症狀所引發的心理利益(Secondary Gain)。 這病例充分說明了形成歇斯底里症的心理機制的奧妙。但正因為奧妙,無法證實那機制是否真的這樣運作,所以有些人懷疑這病是否存在。 無論如何,治療這種病還是得先掌握箇中奧妙。我首先向梁太解釋她右手癱瘓的原因,強調並無軀體性的病因,然後展開對他們夫婦的婚姻治療。梁先生從這次事件中逐漸覺悟,誓神劈願以後會以家庭及妻兒為重。大約過了兩星期,梁太的右手活動如常,但他們還要繼續接受婚姻治療。 假設梁先生日後故態復萌,又惹惱了太太,她的右手會不會再度癱瘓﹖還是她的憤怒可能會蓋過心理恐懼,不再受制於歇斯底里症,真的手起刀落釀成血案﹖這就很難推測了,希望任何一種情況都不會真的發生。 其實歇斯底里這種病,在它的演變歷程中充滿神秘。它的第一個演變階段是「神話階段」,那是古希臘時代,人們認為這是因為子宮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在身體內其他地方徘徊,所以只有女性才會患上;在中世紀時,人們則認為這是一種附魔的現象。第二個階段是「醫學初期階段」,包括認為它是一種腦部的疾病;或認為它是摹倣各種身體疾病的症狀去困擾病人。第三是「神秘階段」,有人認為它是源於動物磁力的平衡,又或認為它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道德淪亡而衍生的社會病態。最後兩個則是「神經醫學階段」和「精神分析學階段」,屬於較近代的理論,但也林林總總,到現在仍有很多爭論。

May 16, 2004

Fiona

Essay

0

本港由三月中起,爆發由冠狀病毒引致的非典型肺炎(或稱冠狀肺炎),除了染病者及家人、常接觸的人受影響,完全沒接觸過患者的人受害也不小,例如食肆、商鋪經營者,以及特別容易產生恐慌情緒的人。 以下一個病例,正好說明非典型肺炎陰影對有精神病史的病人的影響。 病人三十多歲,是一位母親。她曾患過抑鬱症,且有少許強逼症的症狀。當時,她已對疾病很敏感,常常擔心自己會染病。 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這病人在大半年前其實已痊癒,不需再覆診吃藥。這天卻突然再到診所來,而且面色很差。細問之下,原來就是被非典型肺炎所累。 她說,幾天前女兒有點不適,她帶女兒去看私家醫生。她和女兒都戴了口罩,入到診所亦見其他病人有戴口罩。 診所內人人戴口罩本來沒有什麼,但女兒只有四歲,很「百厭」,在診所內像平日一樣東摸摸、西摸摸,令醫生忍不住出言斥責,大意是說:「你這樣隨處亂摸,染上肺炎吃苦的是你自己!」 女兒聽了,其實只是一知半解,但身為母親的病人卻慄然一驚,一陣對染上非典型肺炎的擔憂,驀地襲上心頭。這種感覺是過去大半年沒有的,可是一旦出現便揮之不去,她跟著一連幾晚都失眠,心裡老是為染病憂心不已。她自知可能舊病復發,於是立即到診所來。 以病理而論,這算是一個較簡單的個案。外在的壓力,令人不由自主精神緊張,繼而產生焦慮和抑鬱情緒,是正常人也會出現的情況,曾患過精神病的人更易受影響。她的病情,只需像以前治療抑鬱症時一樣服藥便應可控制,反而最重要的是要令她對抵抗非典型肺炎有信心。 醫生向她解釋,非典型肺炎暫時雖然未受控制,但也不是可怕瘟疫,只要及早治療,大部分染上的病人都可痊癒。即使她「中招」,最大的損失,也應只是要隔離治療數星期,由其他人代為照顧女兒,以及可能因留醫造成經濟損失。 人其實最怕面對完全不可知的後果,當這病人明白到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她反而沒有那麼害怕了。 這只是非典型肺炎造成恐慌的其中一個例子。近日醫護人員,以及病者的家人、同事、朋友等對此的恐慌情緒可謂相當普遍。其實恐慌是不必要的,反而應緊記按衛生署和醫生囑咐,保持個人衛生,少去人多場所,一察覺發燒(尤其38℃以上)便接受檢驗。只要盡早開始治療,非典型肺炎致命的機會並不高。

May 02, 2004

Fiona

Essay

0

現今的都市人,每天也面對著沉重的壓力,有時或許會超出了我們所能承受的極限,因此我們需要「馴壓」。 「馴」是指馴服壓力,而不是消滅它,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壓力過大,我們可逐漸適應它,這是馴服它的方法之一;另一方式是「減壓」。 減壓的原則是刻意做一些事,目的是暫時放下給你最大壓力的事,方法有很多。有些甚至是不健康的,例如公餘時花大部分精力去賭博,此舉雖也能減輕工作壓力,但賭博本身卻會有其壞處及衍生其他問題。所以,在減壓的大前提下,也應選擇一些健康的方法。 例如當你在工作中途察覺自己心跳、頭痛或提筆、打鍵盤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或是感覺到像有東西堵塞著你的胸口,那便可以選擇以下任何一種方法減壓﹕ (一) 到洗手間去,用冷水洗臉,然後靜下來深呼吸十下。 (二) 若有自己的辦公室,則可關上門,伸出一隻手臂,慢慢地把拳頭握緊,再慢慢放鬆,然後另一隻手也這樣做,兩手可輪流各做多次。在緊握或放鬆的過程中,注意力要集中在拳頭上,不要再想及工作。同樣的方法可應用在腳上,甚至頭或頸項也可。 (三) 若不想做身體運動,冥想也有類似效果。例如靜坐著閉上眼睛,想像自己已踏著沙灘上的細沙,然後在水中暢泳,享受著海風。這樣冥想十分鐘已可減壓。 減壓的運動及冥想的場景等,可以悉隨尊便,大原則是藉此抽離帶給你壓力和煩惱的事情,而在家中做亦有同樣的效果。這樣的減壓方法既輕鬆又簡單,大家不妨試試。